AKACHAN阿卡將 盒裝易握彎角叉匙-粉

這樣太危險 買太遠 對你刷卡片 我們飛太遠 衝上雲端 敗家沒有極限→AKACHAN阿卡將 盒裝易握彎角叉匙-粉







【品牌】
SKATER
【材質/成分/規格/包裝內容】
聚丙烯樹脂(PP)
耐溫:-20 ~ 120'C

【產地】
中國
【保固期限】

【保固範圍】
新品瑕疵
【退換貨】
七天鑑賞期內退換貨請保持商品完整性,商品必須為『全新未經使用』,商品包裝需完整回收,包含購買商品、外盒、附件、內外包裝、隨機文件、贈品、商品外膜等請一併退回,若有缺件、商品毀損不完整情況發生,恕無法退換貨

註:本產品為日本原裝進口,收到貨若不滿意請勿拆封試用?拆封後非暇疵,本公司不接受退貨?






本產品採頂級食品級之材質,並依據Baby人體工學而設計?耐高溫、可微波、可消毒?




時事分享



一個可能是世界上『責權比』最大的女人;一個被『大陸難題』困住的美國人;一個時時被拿來與強勢前任作對比的大鬍子;還有一個不時被外媒記者偷偷問『他還能話事嗎』的大陸人。巴黎氣候大會能否成功,就看他們四個人了。

世界上『責權比』最大的女人

根據鳳凰網報導,『她的工作也許是這個世界上「責權比」最大的,』《紐約客》如此形容59歲的克里斯蒂安娜·菲格雷斯(Christiana Figueres)。她的責任,是敦促全球195個國家達成協定;但她卻幾乎沒有任何權力。

來自中美洲哥斯大黎加的她,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署的『一姐』,正式頭銜是『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執行秘書長』。她長著一頭棕色短髮,一隻眼睛藍色,一隻眼睛淡褐色。身高僅152公分的她,常被下屬形容為『小火山』。她經常笑,也經常哭。

聯合國氣候變化署『一姐』克里斯蒂安娜·菲格雷斯。

她家境顯赫:父親曾三次當選哥斯大黎加總統,哥哥1994-1998年也是總統。她自己是人類學家。1997年,她曾作為哥斯大黎加代表團的一員,參與過《京都議定書》的談判。在2009年哥本哈根會議成為一場失敗的鬧劇之後,她於2010年被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任命為負責氣候變化的最高級別官員。挽救氣候談判的頹局,成為她的任務。

如今,這已經是她第五年主持氣候大會。五年來,她小心翼翼地當著『掌舵手』,熱情宣講氣候變化,通宵達旦在各國間溝通協調,回答記者各種尖銳問題,在最後時刻『發飆』向各國施壓,經常精疲力竭而又目光炯炯。

她是一位敢言的公眾人物,也常常在報刊上撰寫評論。2013年,她就曾在大陸的《南方都市報》上撰寫評論稱:『全球氣候變化協定是必要並可能的』,『我們可以從互相指責的政治怪圈一起走向共同尋求機會的政治合作』。

她肯定是一位女強人,但近幾年伴隨她最多的,可能卻是無力感。就在去(2014)年華沙會議前,在倫敦的一場會議上,談到全球變暖對下一代人的影響,有兩個女兒的她,突然忍不住潸然淚下。

『我們不能達成減排協定,就注定了下幾代人的不幸,而他們還沒有出生哪。這真是特別特別不公平,特別特別不道德。』『一談到「孩子」、「未來」這樣的話題,她就忍不住要眼淚汪汪,』一位在她身邊工作多年的聯合國官員告訴記者。

在接受採訪時,菲格雷斯也不掩飾自己的焦慮心情。『一直以來,對談判進展緩慢,我都覺得十分沮喪。我生來就不是一個耐心的人。我們的進展太慢太慢,但好在我們還是在往正確的方向前進,這給了我勇氣和希望。』

今(2015)年,她似乎勝利在望了。巴黎會議開幕當天,身著黑衣、脖子上繞了一圈紅圍巾的她,早上七點多就等候在會議中心,逐個迎接150位國家領袖,包括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、美國總統歐巴馬、俄羅斯總統普亭等。『全世界都在看著你們。全世界都指望著你們,』她說了一遍又一遍。

菲格雷斯迎接歐巴馬。

被『大陸難題』困住的美國特使

一份美國雜誌說,對64歲的美國氣候特使斯特恩(Todd Stern)來說,最困難的任務就是『大陸難題』。『要說服發展中國家減排,斯特恩必須展示出美國有誠意減排;為了讓美國國會配合,他得讓他們看到發展中國家願意減排。』

從2009年被時任國務卿希拉蕊任命為『氣候特使』以來,斯特恩一直在這個『死循環』中。對斯特恩來說,在美國國會接受嚴酷拷問,幾乎是家常便飯。

『憑什麼有2兆外匯儲備的大陸,不需要跟美國一樣馬上減排?』『中美聯合減排聲明,要我們美國的碳排放馬上下降,但大陸的碳排放卻可以仍然上升,這是為什麼?』

頭髮花白、戴著無框圓眼鏡、瘦長臉、永遠穿西裝打領帶的斯特恩,一遍又一遍地解釋:『大陸還有4億人口活在貧困中』;『如果你的經濟在以8%、9%的速率增長,你不可能砰地一聲剎車然後就直接減排』……。

2011年德班會議上,斯特恩與大陸代表團團長解振華。

『斯特恩先生,你真可憐,你要去說服發展中國家減排,但你自己身後卻是一個根本不相信氣候變化的美國國會。這是多難堪的事情啊!』去年,在一個電台節目中,有美國聽眾打電話來對斯特恩表示同情。

斯特恩的反應一如既往地謹慎:『我並不為代表美國感到難堪。當然,國會經常拷問我……我們需要面臨挑戰,但我並不感到難堪。』

這是一個滴水不漏的男人。『斯特恩』這個姓氏在英語中的意思是『嚴肅』,簡直是名如其人。他很少會露出笑容,經常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
他44歲才結婚,妻子是希拉蕊的助手。『其實他人挺好的,很真誠,而且他是真心希望應對氣候變化能有進步,』一位在他身邊工作多年的外交官如此評價。

2011年在德班會議中,斯特恩正在講話,突然一個來自美國的女大學生站起來,打斷了他。『這位美國代表不能代表我!……你必須現在就行動,否則你將威脅下一代的生存!你必須丟掉政黨政治那一套,聽聽科學家的!2020年才行動,太晚了!』

這位年僅20歲的姑娘隨即被保安人員帶走。不過她的話引起一陣掌聲。台上的斯特恩看起來又震驚,又尷尬。《紐約時報》報導說,隨後,美國果然改變了談判姿態。數年後,斯特恩參與電台節目時,主持人把這段影片再一次放給他看。讓人驚訝的是,對那個女學生,斯特恩表示了理解。

『很多人都認為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動作太緩慢了,我同意。這個體制很難撬動,對不對?……全球協定很重要,這也是我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做這件事的原因……我覺得我們還是有進展的,』他的語氣從溫柔轉為堅定。

『有些媒體把他描寫為一個根本不在意小國利益的政客,但其實他是在意的。他只是不愛流淚、引用詩句、威脅自殺或者發表長篇演說,像近年很多談判者那樣,』一位曾與斯特恩共事多年的同事說。

時時被拿來與前任對比的大鬍子

65歲的歐盟氣候專員卡尼特(Miguel Arias Canete),最顯眼的特徵是他的大鬍子。『相比他的前任康妮,他顯得有點悶,』一位長期報導聯合國氣候大會的資深外媒記者告訴鳳凰網。

卡尼特與其前任康妮。

以往,在每年一度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上,康妮可是媒體追逐的中心。她性格強勢,經常組織小型記者發布會『放話』,對談判對手毫不客氣。2013年華沙會議上,康妮直接指責包括大陸在內的『立場相近國家集團』阻礙談判進展。同樣強勢的委內瑞拉女代表克勞迪婭·薩勒諾則反唇相譏,稱歐盟的指責『難以置信、厚顏無恥』。這場被媒體稱為『南北雙姝對決』的大戲,一時稱為媒體焦點。

與個性鮮明、鋒芒畢露的康妮相比,去年11月上任的卡尼特,性格則顯得比較模糊。來自西班牙的他,其貴族身份引人注目。西班牙報紙揶揄他『一直處在利益衝突的邊緣』,因為他在歐洲議會農業委員會任職期間,在好幾個大農場都有股份。歐盟宣布他的任命後,不少歐洲關注氣候變化的NGO團體都提出抗議。

英國《衛報》以『前石油大亨當上了歐盟氣候專員』為題,報導他任命的爭議。報導稱,卡尼特曾是兩家石油公司的總裁,甚至有50萬人簽署聯名信要求他下台。

隨後,在應對歐洲議會的『拷問』之前,卡尼特出售了他在石油公司的股份。上任後,卡尼特顯然努力要確保歐盟在氣候變化議題上的『領袖』作用。在去年的利馬會議上,僅上任兩個月的他,態度強硬。

在發布會上,他抱怨協定文本『沒有任何一段能取得共識』:『僅三天,文本就長了一大截:原來的第11段出現在第二頁上,現在這一段已經出現在第52頁了!』

今年,當全世界都對巴黎會議寄予厚望,他卻還是要潑點冷水。他認為各國都提出減排目標是『值得肯定的』,但努力仍然『不夠』。『如果只是簽訂個協定,只是多了張紙,那可沒什麼用,』他說。

被外媒偷偷問『他還話事嗎』的大陸人

今年的巴黎會議上,不時會有外媒記者偷偷來問:『你們大陸代表團的團長解振華,他還話事嗎?』66歲的解振華,今年2月已卸任大陸國家發改委副主任,成為大陸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。通常,這被視為『退居二線』。

解振華。

不過,今年4月,解振華首次以『大陸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』的身份,出席公開活動。『卸任後不久就有被賦予全新使命,可以看出中央高層對於解振華能力的肯定,』微信公眾號『時局眼』如是分析。

解振華於1998-2005年任大陸國家環保總局局長,2005年底因松花江污染事故引咎辭職。一年後,他低調復出,擔任大陸國家發改委副主任,至今已連續多年擔任聯合國氣候大會大陸代表團團長。去年公布的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,獲得世界一片讚譽,背後就是解振華與美國特使斯特恩長達大半年的合作。

在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之前,中美在氣候大會上的關係是相當緊張的。不過,2014年出現了轉機。斯特恩後來告訴記者:『我跟大陸代表團團長、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解振華先生,發展了很好的關係。他是個好朋友,我們都帶對方參觀了自己的家鄉,一起度過了許多時光,我們都早就不記得已經會面了多少次,我們之間的合作非常愉快……我想中美關係正在逐步改善。』

今年在巴黎大會第二天,解振華與斯特恩就會談了三個小時。『這種時間長度,可以說是非常罕見,』一位長期追蹤氣候變化談判的專家告訴記者。

近年來,解振華在氣候大會上說得最多的一句話,就是希望達成『大家都不滿意,但都能接受』的協定。此次巴黎會議的第四天,解振華首次面對大陸記者時說,大陸的立場是『原則不能讓步,但具體措施可以靈活』。解振華所稱的『原則』是『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』,認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應有不同義務。

至於『具體措施可以靈活』,比如在資金上來說,由發達國家出資1000億美元,是發達國家的義務;但大陸也宣布出資200億人民幣投入『南南合作基金』,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。『這不是我們的義務,是我們自願的,』解振華說。

延伸閱讀


AF31A2A207079763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o84jo50tm 的頭像
uo84jo50tm

Domo的網誌

uo84jo50t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